离开老福利院旧址,张玄回头看了一眼,刚刚心中的那股烦躁出现的极其突兀,张玄也不明白自己的情绪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波动,就在自己模糊看到地宫景象的那一瞬间,一股厌恶烦躁便涌上心头,直到离开地宫,张玄才感觉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看了眼时间,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。

九局的人已经彻底将这一片区域围住,出现这么一个地下城池,无论是哪个势力,都会谨慎对待。

九局率属于炎夏官方,办起事来效率极高,且非常方便。

可以看到,一辆辆的工程车已经开到了这里,路上也都设置了路障,随便找了一个维修的借口,就将这一片区域内的路全部封锁了。

张玄没有继续待在这里,迎着属于一月份的寒风,张玄朝林氏大厦走去。

以张玄对林清菡的了解,今天林氏搞了这么大一件事出来,林清菡绝对没法安心的回家睡觉,公司有很多事情要等着林清菡去安排。

不出张玄所料,当张玄来到CBD商圈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林氏大厦顶层的灯还亮着。

张玄抬步向前走去,在走进林氏大门的时候,一名林氏保安走上前来,低声道:“大人,安东阳那边有消息传来了。”

“哦?”张玄眉毛微挑,离开新省后,安东阳的事张玄就让手下的人去盯着了,“东西送到哪了?”

“都城博物馆。”保安答道,“安东阳是秘密捐过去的,没有人知道,现在东西就在都城博物馆保存。”

听到这个回答,张玄显然愣了一下,随后陷入沉默。

“大人,需要让人再盯着吗?”保安问道。

张玄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,这才挥手,“不必了,让人都撤了吧。”

“明白。”保安应了一声后,退了下去。

张玄转身,看向大门外面,黑夜中的一片空荡,让张玄眼中出现几抹迷茫。

捐了?

这样的消息,显然出乎张玄的预料。

从张玄儿时开始,他便坚定一个想法,人来到这世上,就是为自己而活,所做的一切,都是让自己更加强大,早在很久之前,张玄心中,就没有什么国家概念,什么英雄概念。

在张玄心里,他佩服那种为国奉献的人,但张玄本人,绝对做不到这一点。

但今天,一种所谓的民族情节,突然出现在张玄心中。

张玄脑海中,不由得浮现出那天安东阳大吼着克伸鼎属于炎夏的一幕。

安东阳绝对是个不差钱的主,他深入楼兰,去拼命找鼎,耗费巨大钱财,出来之后,又以身犯险去抢鼎,到头来的一切,只是为了将鼎捐回给炎夏?

这一刻,张玄突然感觉自己非常狭隘,一直以来,张玄都认为安东阳属于某个地下势力,隐藏的很好,结果现在才明白,安东阳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,他是在为自己做事。

摇了摇头,张玄深吸一口气,转身继续上楼。

bet36在线体育投注 来到林氏顶楼,当张玄推开林清菡办公室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林清菡,以及秘书李娜,还有很多林氏的高管,都在对着一桌的文件不停整理着什么,显得很忙碌,还有几名文案,正坐在一旁,冥思苦想,抓耳挠腮,就连张玄进来,都没人看上一眼,包括林清菡,也是头也不抬的埋到办公桌前,“李秘书,明天记者招待会的时间确定到什么时候了?明天采访的文案问清楚了么,媒体联系了几家,关于外地媒体招待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?”

林清菡一边忙着手上的事,一边发问。

“林总,已经都安排了,不过有几家媒体你明天需要注意一下。”

“把他们的资料给我。”

张玄看着办公室内忙碌的一幕,没有出声,默默的退了出去,关上办公室大门,离开林氏大厦。

凌晨的银州显得格外凄凉,寒风呼啸,没有人会喜欢在这种天气还在半夜出门,哪怕那些半夜醉鬼,都会被冻得清醒几分,找个暖和的地方再继续买醉。

张玄随意挑选了个方向,朝前走去。

“看样子你今天有些心事重重啊。”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张玄身后响起。

张玄嘴角一咧,“我发现你一天还真是闲的没事。”

“这种叫闲么?”麻衣的身影出现在张玄眼前,同时他的声音也从张玄身前传来,在麻衣的手里,拿了两个小瓷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