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咳咳!你他么还知道我是你老大呢?有他么你这么对待自己老大的吗?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是抢了你媳妇儿的仇人呢!”秦峰没好气的骂了一句,但是,他的心里却是甜丝丝的。

这可不是他贱骨头,男人之间真正的兄弟情,就是如此!

王梓岑的反应,恰恰说明了他把秦峰当作了自己的亲大哥,甚至,比亲大哥还要亲!

“草!再有下次,老子就打死你!也省的你那些仇人头疼了!”王梓岑抹了一把眼泪,转过头看着身边躺着的秦峰骂道。

接着,二人便对视着笑了起来。

“来,老大,好酒好菜我都准备好了,就等着你来呢,今晚,咱们兄弟不醉不归!”

二人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,走到了套房的餐厅,坐在餐桌旁,开怀畅饮。

“老大,你可真行,要是早知道你没死,我们王家和东方家族、潘家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,跑去找薛家的麻烦呢?直接把他们留给你就好了。”王梓岑抱怨了一句。

“其实,我完全没想到你们会围剿薛家,要不然,我肯定一早就给你们打招呼了,你还不知道吧?其实你们三家围剿薛家的那天,我就在燕郊庄园中看着。”

秦峰把自己不现身的理由解释了一遍,王梓岑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,平心而论,如果把秦峰换成他,他也会选择不现身的,要不然,会把所有的矛头都集中在自己这里,贸然现身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相反,还会给三家带来不少麻烦。

王梓岑感叹道:“宇文家族的确不可小觑,能从蛛丝马迹中联想到老大你的身上,足以见得女诸葛心思的恐怖,而且,他们居然还能治好薛傲兵的怪病,看来,今日的宇文家族,早已不是当年的宇文家族了!”

“哦?此话怎讲?”秦峰挑了挑眉毛问道。

他之前在陆镇南给的资料中,已经对宇文家族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,资料上说的很清楚,宇文家族的实力每年都在飞快的增长着,只是,就算宇文家族的实力增长再快,也不会入了自己兄弟王梓岑的法眼吧?要知道,王梓岑所在的王家,可是比起齐家、云家都犹有过之的超级家族啊!

王梓岑笑了笑,端起酒杯和秦峰碰了一下后,一饮而尽,“当时你去世的消息传出后,我们三家的首要报复目标是索魂堂,只是被罗夏凯用你还在灵期内,不宜动武的借口给拦住了,等你的灵期一过,索魂堂被彻底覆灭的消息也传了出来,所以,我们才把矛头对准了薛家。”

“那会儿距离你身死已经过了有些时日,我们三家自然也不会那么冲动,所以,三家商量过后,便找到了执法堂,想要让执法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管薛家的死活,经过我们的努力,执法堂的四大阵营也同意了这一点,谁知道,在动手的那天,那四大阵营却突然改变了主意,甚至不惜动用了代表执法堂最高权威的法字令,这才有了覆灭薛家未果的局面。”

说到这里,王梓岑露出了一个满怀深意的笑容,“老大,你猜执法堂后面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就是因为宇文家族!宇文家族拿出了一份令执法堂无法拒绝的礼物!”

“这……”

秦峰愣住了,“执法堂都无法拒绝的礼物?难道是培元果?”

他能想到的最珍贵的东西,也就只有培元果了。

王梓岑摇摇头,“这个东西,比培元果珍贵百倍!”

“什么?这世界上还存在比培元果珍贵百倍的东西?”秦峰虽然也是一名内家武者,但是,他毕竟是一个后入门的小白,对于武者界中的这些资源,知之甚少,惊讶也是正常的。

“没错,老大你既然知道培元果,我给你解释起来就容易多了,培元果结于培元树,培元树之所以是培元树,就是因为这种树木受到了培元液的滋养,传说中,一滴培元液的效果,就是培元果的百倍,而宇文家族为了让执法堂三大阵营改变主意,拿出的礼物就是培元液!而且,是四滴培元液!一家势力阵营一滴!”

秦峰张大了嘴巴,他已经被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没办法,王梓岑话中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多了,培元液?如果自己兄弟所言非虚,那这东西的功效可谓是逆天了!

难怪,难怪四大势力阵营会临时改变主意,面对如此至宝,只要是个人都会动心。

bet36在线体育投注 王梓岑抿了一口杯中的佳酿,缓缓开口道:“我们王家也调查过宇文家族培元液的来源,可根本就调查不到,这也正常,毕竟,数百年来,就连培元液产自哪里都没人清楚,我估计,正是因为有了培元液这种逆天资源的存在,才会令宇文家族的实力在这短短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中迅猛增长,以至于,放眼全龙国的家族,宇文家族也是独一份的存在,就算是面对一流的古武宗门,宇文家族也有叫板的底气!”

“嘶!”秦峰倒吸了一口凉气,点点头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
这顿酒,一直喝到了凌晨两点,王梓岑要连夜赶回王家,而秦峰则是要回到民宿中休息,为第二天修复阵法做准备。

兄弟二人分别时,秦峰还不忘嘱咐王梓岑保守秘密,可以告诉王海滨,但是面对其他人,必须要守口如瓶。

对此,王梓岑也表示理解,毕竟秦峰和王家的接触,也仅仅局限于自己和自己的父亲,信不过其他人也情有可原。

“秦峰,你回来了?”

秦峰回到民宿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慕容萱萱竟然没睡,一直在客厅中等着自己回来。

“你吃饭了没?厨房里还有吃的,我去给你热一热。”

“不用了!”秦峰阻止了慕容萱萱,“我吃过饭了才回来的,赶紧去休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