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墨绯音差点没忍住把手里的酒杯砸过去:臭不要脸的!谁稀罕你给个面子了?!看不出来么?她就是随便客套两句而已!居然还当真了?!就没见过这么自恋不要脸的人!

????心中将他打死了很多回,墨绯音却倒了杯酒,笑容明媚而友好的递给他,“王爷一路奔波,想必口渴了吧?来,喝杯酒!”喝死你!个混蛋!走哪儿追哪儿!还让不让人活了?!

????独孤烨仿佛没有看到她笑容背后阴凉的小眼神,勾了勾嘴角,“嗯,果然很贴心。”

????墨绯音手一抖,啥?!贴心?什么贴心?这死混蛋能不能不要这样一脸暧昧不明的表情看着她?

????独孤烨懒洋洋的瞧了眼她微僵的小脸,接过她手中酒杯时指腹不知有意还是无心滑过她的手,那温热的触感让墨绯音心中一颤,瞬间回神,连忙缩回手,悄悄地瞪他一眼:登徒子!死混蛋!

????独孤烨只是扬了扬眉,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????苏暮染眸光微转,“二位,是旧识?”

????“自然。”

????“不是。”

????独孤烨和苏暮染一同看向墨绯音,一人眼神阴凉,一人眸光玩味。

????墨绯音:“……”

????神情僵硬也只是一瞬间,墨绯音很快笑的从容自若,“前几天,有过一面之缘,勉强算是认识,但也不是很熟,算不得旧识,呵呵。”

????刚说完,便接收到某王爷一记幽凉的眼风,耳边随即响起那魔魅幽凉的声音,“苏公子见笑了,她记性不太好,忘了几个月前本王救过她的事了。”

????墨绯音一听,差点没把酒给喷了,满头黑线的看向独孤烨,却见某人一副从容自若的样子,毫无半点撒谎的觉悟与羞耻!

????“!!!”这个臭不要脸的!到底是谁救了谁?!睁着眼睛说瞎话到这种地步,也不怕出门被雷劈啊!

????苏暮染却挑了挑眉,“哦?璃王殿下竟救过无忧?”

????无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