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神宫千雪难得的真挚的思考了片刻,而后,他有些困惑的摇了摇头,意简言骇的回道:“都好。”

????钢琴比赛一般来说,审核标准不外乎曲目难度,演奏者的基本功与技巧,曲子表演的完整程度,还有比较玄乎的艺术性这四个方面。

????麻生织所选的曲子,毫无疑问都是难度最高的几首曲子,如果全程演奏不出错,手型动作不变形,那么在前三项上拿满分基本上是没有大问题的,毕竟她的钢琴技巧的确无可挑剔,唯一的弱点可能就是心理能力不够成熟,在重大压力下容易失误,但这都可以是用海量的练习去弥补的。

????这三首曲子毫无疑问是麻生织很久以前就开始练习的高难度曲子,专门用来应付这些大赛的,所以单从演奏这方面来说应该没问题。

????但考虑到她的竞争对手——能让她说出‘胜算’两个字的对手,相比在单纯的技艺演奏之下,两人应该是相差不多的。

????那就只剩下了艺术性方面。

????艺术性说起来玄乎,就是对于乐曲的理解能力和表现能力,能否将曲目原本的情感展现给评委,但这种感性的事毫无疑问是会被各方面所影响的,非常难以把握。

????麻生织能否把感情投入进去,表现出来,神宫千雪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帮她。

????随着神宫千雪有些敷衍的回答,麻生织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她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膝盖:“是这样么.......那我知道了。那还有什么建议么?”

????神宫千雪看着她,认真地开口:“别绷太紧。”

????麻生织愣住了,半响才似笑非笑的发出几声轻笑,嘴角勾着轻轻摇头:“真不亏是你呢.......”

????也不知道她感叹的是在赞扬还是什么别的情绪,总之,说完之后,她便重新看向了钢琴,停顿片刻,开口道:“《七十七号练习曲》,你会么?会的话,你来弹一次,怎么样?”

????神宫千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对一个很久没碰钢琴的人,上来就让他弹七十七号练习曲这样的曲子,一般人恐怕还真不敢保证表现的怎么样。

????但神宫千雪却没有那种烦恼,对他来说,只要是掌握了的,学会了的,基本都不会忘。而他这具身体的肌肉记忆同样十分长久,效果拔群。

????所以,他就没有什么迟疑的点头答应了下来,说起来也是,看到别人弹这种难度的曲子,他也有点莫名的手痒。

????麻生织一边放松着手指一边起身,只是在活动手指时,本能的皱起了眉头——像这样困难的曲目练习过多的话,对手的负担着实不小。

????神宫千雪姿势端庄的坐在了钢琴前,仪态优雅。

????七十七号练习曲,是此世界独有的音乐家‘库里’最为出名的几首曲子之一,作为在这个世界地位仅次于贝多芬肖邦的钢琴家,库里的曲子,以左手跨度大,右手按键频繁着称,尤其是左手,如果你手指长度不够,甚至不能同时按到需要按下的琴键。

????右手更是要快且力度充沛,几乎全曲七分三十二秒中没有休息过,让人在练习时不由得心生质疑:创作这首曲目的库里右手到底有多大力?这样的频率和手指力度,恐怕没有几十年单身是不可能的——库里作为历史上出了名的老光棍,仿佛也在印证着这一点。

????一般而言,就在这首曲子上,很少有女性钢琴家会表现的较为出色,就连大部分男性都难以保持右手的力度,影响发挥。

????神宫千雪却不在此列——虽然有人可能有点忘了,但毫无疑问,作为拥有一双【麒麟臂】的男人,他的双臂连同手指的力气,是远远超出普通人的。

????“叮!”

????随着一声嗡鸣,神宫千雪的右手宛若触电般噼里啪啦的敲击着琴键,只短短几秒,就让一旁表情平静的麻生织不由的露出了有些无可奈何地失落表情。

????这家伙.......不都说很久没练琴了么?

????麻生织一边专注的看着他演奏,一边在心里叹气着:这家伙,哪怕从今天开始准备最优赏,恐怕也会毫无疑问的成为第一名的最强力的争夺者吧。

????如果是他参加比赛的话.......不知想到了什么,麻生织的眼神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拳头不自觉握紧,又因为手指的不适而松开。

????“叮叮叮叮!”连续的右手敲击着琴键,刺耳的鸣叫声连绵不绝的响彻在整间练习室,左手飞快的挪动着,修长的大拇指和小拇指以常人难以企及的姿态按下按键,神宫千雪的身体随着发力的动作前摇后摆,微微闭着眼的脸上表情十分投入,时而热烈,时而紧张,整个人看起来颇有几分郎朗早期的风范——在外人看来也有点像是抽风。

????麻生织却看得目不转睛:这家伙的感情投入这么快的么?

????她不得不惊讶,光是这份摸到钢琴,下一秒就能立刻全部投入进去的能力,就是她做不到的。

????越看越是着迷的麻生织,越看眼神越发炽热:“如果能做到他那样的话......能赢,一定能赢。”

????她小声的呢喃被狂暴的钢琴声轻而易举的盖了过去,不被外人所知,神宫千雪也越来越专注的投入到了身前的钢琴之中。

????曲目到达尾声时,哪怕是神宫千雪,都不由得眉头紧锁,右手臂肌肉绷紧,左手肌腱更是有一种轻微撕裂般的刺痛。

????早知道该活动一下手指再来的。

????连绵不绝的右手琴音再度攀高一个难度,神宫千雪左手飞快的在钢琴上左右移动,右手手指每一秒都要按出十个音以上的音符,整个人的身体不自觉得前压配合着发力,钢琴仿佛成为了一个扬声器在宣泄着琴音中那激昂的情绪。

????直到最后左手停下,右手飞速的弹动缓缓减弱,落下最后一个音符,神宫千雪才终于得以长长舒一口气,收起了双手,活动了几下手指,站起身来。

????“啪,啪,啪。”麻生织轻轻鼓掌,面带微笑:“果然还是要说,神宫君就是神宫君呢。”

????神宫千雪看了看她,客气的回了一个微笑,但下一刻,却又听到了一个有些意外的请求。

????“能不能请神宫君告诉我,怎样才能赢过你呢?”麻生织揉着右手,表情和话题不符的真挚:“或者说,赢过你刚才弹出的那首曲子。”

????神宫千雪短暂的惊讶过后,大脑中,得出了一个让他自己有些愕然的结论:麻生织这家伙的新对手.......竟然和自己现在的水平,相差不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