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某日,裴娇人又去约徐熹的时候,徐熹没有和以往一样出现。

????来的人是徐熹身边的徐小六,见到是徐小六,裴娇人有些意外,“小六,徐兄呢?怎么没有来?”

????“回焦公子,我家少爷病了。”徐小六也不明白,徐熹为什么要装病不见裴娇人。

????但这是公子的吩咐,他只好照做。

????裴娇人从小在宫中长大,就算一直都被宠爱,可到底有几分心计。

????她回忆了一下最近徐熹的情况,这徐熹生得是高大健壮,跟一般弱不经风的书生根本不一样。

????对方的皮肤不是那种有些病态的白,反而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肤色。

????就在昨日,他们才见过呢。两人临近傍晚才回归,那个时候徐熹的精神状态都不错。

????她隐约认为,徐熹没有病。

????但唯恐直接追问,会坏了好感。所以她只和徐小六遗憾表示,改日再来约徐熹游玩。

????到了第二日,她又来约,徐熹依旧称病不见,裴娇人离去。

????第三日,裴娇人又约,徐熹还是称病不建,裴娇人再次离去。

????到了第十日,裴娇人没有再来,只派了她的随从,徐熹这边来的还是徐小六,见裴娇人没有来,连忙问她的下落。

????裴娇人的随从就说道,“我家公子接连十日过来约见徐公子,徐公子十日都不见人,公子昨日回去,偶感风寒,今日已经病的下不了床。”

????说完之后,裴娇人的随从就离去了。

????徐小六将这件事回去禀告徐熹之后,徐熹懊悔不已,连忙出府,要去看望裴娇人。

????裴娇人在城内有一处宅院,是皇帝赐给她的。之前和徐熹报的地址就是这样,她这一次不过是装病,就是为了吸引徐熹去看他。

????同时,她已经弄明白徐熹为什么不见她。